35.7K

戒律清净圆满- 忆念上师,堪钦唐巧奥萨

 

    当时的我,初入佛门,心中怀着一个很简单的心愿,在一位戒律清静的出家师前,完整领受居士戒,哪怕只有一分(居士五戒,受一戒为一分)。我对戒律有着天然的向往与憧憬,也许真的往昔的某些习气,在我心里,戒律是神圣而肃穆的,受戒和守戒当是佛教徒最基本也是最必须的事业。
 
    当时的我,只是怀着一颗赤诚之心(抬举自己了,但是既然提到求法和求戒,我想我必须使用这个词语),向这位以守持戒律如往昔优婆离尊者(释尊十大弟子之一,持戒第一,因为执身持戒最后得到心的圆通)般,行止庄重调柔如山高水长,传承清静似黄金念珠的上师求戒。
 
    上师含笑看着我,逐一为我解释清楚每一戒的具体内容,每说完一段,就问听明白没有?每说完一戒,就问,你能做到吗?上师当时初学汉语,所使用的语法极其简单,但却将戒律表述得恰到好处,凝练厚重,字字铿锵有力,期间反复使用 “听明白没有?”“你能做到吗?”,如今依然清晰在耳,在受戒之后的岁月里,如晨钟暮鼓一般不时回荡耳边,伴随着上师当时带有青海口音虽调柔但却坚定的语气,竟是如此难以忘怀。
 
    在与我反复确认和认真观察后,最后决定为我授其中三戒。这也表现出上师对传戒的严肃谨慎和认真。
 
    在这里,我不得不多写几句,授戒是极其严肃而神圣的事情,求戒者必须搞清楚戒律到底为何,不可模糊,同时,当心怀恭敬,心甘情愿,并誓愿坚守,护戒如目;传戒者当谨慎观察求戒者,传戒受戒,乃神圣肃穆之事,双方都不能含糊。一旦受戒,戒如命根,当以性命坚守,宁舍命,不舍戒律。
 
    在决定授戒后,上师依照传统,先行查看了当天当时是否吉祥(按照时轮续部的记载,不同时日时刻都有不同的缘起力,适合做不同的事业),并且告诉我,这个时间非常吉祥,这个真是你的缘分,如此恰到好处的时间,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。当时上师慈祥微笑,在我眼里,如见暖阳,分外欣喜。然后,上师亲自换上一件非常珍贵的法衣(未得开许,不敢泄露法衣的来龙去脉,但是上师一向随身携带,一般只在主持大型法会时,郑重换上,其中不止具备特殊缘起及加持,而且从密乘秘意上讲,见者当视师如佛,如见莲师亲临),并按照传承仪轨,正式为我授戒。
 
    我记得,当时我连密乘大礼拜都还没有学会,就自发地行了汉地三跪九叩之礼,每一叩都将头重重磕响,以示敬意。磕头时,心中当真激动得不行,眼中泪水夺眶而出,磕头时一时忘形,力道很猛,一旁的师兄说,单是听着那个咚咚声,就能感受到我的激动。
 
    也许是这次清静圆满的第一次受戒的吉祥缘起,其后我陆续受持了其他戒律,且都在具德圆满的清静上师前求戒受戒,不得不说,这确实是上师的加持。戒律和传承的清净,是保证佛弟子不入歧途,获得圆满加持的前提条件,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。上师本人在藏地以护戒如目而著称,贵为堪钦,行止调柔寂静,庄重肃穆,如往昔经典记载一般,身上散发着由于清静戒律而散发的戒香。每次见到,想到,听到上师名号法相和声音,我都会自然安静下来,心中总会涌起淡淡的感动,不至于泪如泉涌,却总是眼睛湿润。加持也好,功德的感召也好,戒律的清静感染也好,在我看来,那份感动,是我敬爱的堪钦上师所独有的。
 
    上师就是我守戒的榜样。我知道我戒律守得并不好,时不时有意无意间破了支分戒,甚至有时候破了戒都不自知,时过境迁才猛然想起,然后又赶忙忏悔,如是这般,反反复复。对于我这样一个习气深重福报浅薄的人而言,我的守戒一点都不轻松。但是,我从不后悔,我自始自终都以能受戒和守戒感到自己是个佛弟子,虽然我是如此不善守戒之人,但是我对戒律的尊重与向往,从未减过半分。
 
    曾有人告诉我,戒律也是种执着,执着是应该破除的。于我而言,我是一个戒律都还没能守圆满的业障深重之人,如果连戒律都守不好,妄谈破除戒律这种执着,是不如法的,于人于己,也是危险的。我不能在自己小学没毕业时,就喊着博士制度要改革。戒律是功德之源,戒律未能守好,开悟遥遥无期,却妄谈破除执着,自欺欺人总是不好的。至于一些示现疯行的上师和瑜伽士,在我所阅和所听的诸多传记及教言中,无不有两个明确特点,其一,疯行不等于破戒,那是获得大成就的仁波切们的特殊示现;其二,示现疯行的成就者们,已经获得大成就,大自在,并且戒律已经圆满清净,疯行是建立在圆满的戒律基础上,不是舍弃戒律或者从开始就认为戒律不重要!若未成就,做成就者事,说成就者话,于人于己,都很危险,佛子不当为。
 
    也有人告诉我,在这个乱世,你不去撒谎,有点不切实际吧? 这么年轻守邪淫戒干嘛?婚前性行为现在已经被很多人,尤其年轻人接受了,干嘛不等风流完了后,老了再受这个戒律?真的有诱惑时,你挺得住吗?……还有各种各样的类似问题,甚至是行为来质疑我的戒律,其中有不是佛教徒的,也有是佛教徒的。
 
    世界是一直在改变的,但是人总要有分坚守!普通人如此,何况要走解脱之路的佛教徒!我不敢说我能在乱世中把戒律守得多么完美,实际上我一直做得不好,但是我从未放弃!并且我还会继续坚持下去!我以自己守持了这些神圣戒律为荣,并且至少到现在为止,我敢于站直了说,我未曾做奸恶之事,辱没家门,我能对着父母说,我虽然现在没啥出息,但是至少中正刚直!我未曾乱搞男女关系,如果我未来有妻子和孩子,我希望自己将告诉他们,她的男人只属于她,他的父亲是磊落而自重的,虽然有点天真,虽然戒律的功德不能用这种狭隘的世间评价来衡量,但是戒律就是最终圆满世间和出世间利益的,我希望自己能做到并让身边的人感受到。正如做个男子汉,要磊落坦荡一般,做个佛弟子,就该守持着清静的戒律;我每一刻都在练习并向着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的目标前进,正如我未曾忘却对戒律清静圆满的追逐与坚持一般。心中总要有一分坚定与不懈的。尽管过程艰苦,但是结果光明坦荡,若想得大自在,当从大坚持开始。祈请上师三宝加持弟子,清净戒律,说到做到,最终清净实现并得以圆满示现,加持见闻想触皆能得益,最终信受奉行清洁戒律,得以走向最终解脱。
 
    本来是想写一篇忆念唐巧奥萨堪钦的日志,却一直延伸下去了。
 
    与我具有善缘的诸佛菩萨,上师三宝啊,请加持我,请守护我完成戒律的誓愿,请帮助我成就清净圆满的戒律,并使见闻者得益。